老贼砸奔驰车盗窃 4楼以上居民1年没水用

17/09/20

老贼砸奔驰车盗窃拿走1700元将7万元名包丢垃圾箱

得手后,陈某、黄某骑电动车离去。

  “我家住解放大道1260号,属于四唯街袁家社区。从去年五六月份到现在,每天晚上4楼以上住户没水,昨天甚至下午4时就没水用。”网友“图图爱旅游”昨日在微博中叫苦:“请帮个忙,夏天快到了,我们需要水。”

  居民:用水各想法子

  8月19日,历下警方破获了一个由陈某、黄某组成的砸车窗行窃团伙。值得一提的是,在盗窃一辆奔驰车内物品后,两人只顾挎包内的一千多元现金,却把价值七万多的挎包扔进了垃圾箱。

  离开奔驰车10分钟  车玻璃被砸

  事情还得回溯到今年的8月8日。

  当天下午3点半,一辆奔驰轿车停在了解放路与二环东路交会口附近的一处广告牌下,一名女子下车后匆匆离去。

  紧接着,两辆电动车靠近了这辆奔驰,一名身穿黑T恤的男子下车钻进了轿车与广告牌之间的缝隙内。

  不到5分钟,两辆电动车又驶离,消失在人群中。离开时,黑T恤的电动车车筐内多了一个红色女式挎包。

  不一会儿,返回奔驰轿车的女子拨打了110,她发现副驾驶一侧的车窗破碎,车内物品失窃。

  “车主拿着一百元钱去买比萨,没想到车在路边停了不到10分钟就被偷了。”历下公安甸柳新村派出所民警调取案发现场周边的监控录像,发现两辆电动车最终消失在小梁庄附近。

  “电动车主要家用,我们排除了流窜作案的可能。”历下刑警三中队民警李晓丹分析,嫌犯很有可能就住在附近。

  果然,经过多日摸排走访,民警不仅发现了其中一辆具备作案特征的电动车,还锁定了暂住小梁庄的嫌犯陈某。

  8月15日,当陈某约着另一名嫌犯黄某去经六路延长线附近一家饭馆聚餐时,历下刑警三中队、甸柳新村派出所的民警将他们抓获。

  价值七万多元的包 被两人扔进垃圾箱

  经查,陈某,今年56岁,老家济南,曾两次因盗窃被警方处理。

  2014年3月份,刑满释放的陈某在六里山附近遇到“发小”黄某,并互留了电话。

  “黄某比陈某小5岁,一直打光棍,曾三次因盗窃被警方处理。”甸柳新村派出所民警李毅介绍。后来,陈某约黄某一起喝酒,并商量着又干起了老本行。

  “黄某望风,陈某则买来了弹弓和钢珠,负责砸车窗。”历下刑警三中队民警李晓丹说,为逃避警方抓捕,陈某作案时还特意戴上帽子和手套。

  8月8日下午2点,两人先是骑电动车在二环东路小清河附近盗窃一辆轿车内物品得手,后又盗窃了那辆奔驰。

  解放大道1260号是一栋20多年的老房子,楼高8层,每层楼有6户居民。随着房屋改革,居民们大多买了房屋产权。2002年起,这里的用水改为由水务集团抄表到户后,原有的抽水泵房废弃不用,整栋楼用水正常。

  从去年五六月份开始,该栋楼房4楼以上居民时常无水可用。水务集团工作人员前来查看,发现水箱破损,进行了修补。但好景不长,漏水情况最近越来越严重。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该栋楼房。在8楼楼顶,爬上水箱,记者看到约2米高的水箱里仅蓄有10厘米深的水。在水箱外,两个塑料桶正接着不断从水箱里漏出的水。

  在6楼居民刘爹爹家,记者打开水管,清亮的水流出。刘爹爹说,这栋楼3楼住户用水正常,4楼的就从3楼接一根管子,5楼的又从4楼接管子。他如法炮制,从5楼接管子,“不然没水用”。刘爹爹说,前日停水,隔壁左右都到他家来接水用。

  没像刘爹爹一样接管子的谢女士,正准备用各种桶接水,以备晚上全家人用。

  水务集团:更换水箱由产权人负责

  市水务集团负责这片区域管理的潘先生称,去年五六月份就接到居民反映无水用的问题。经检查,供水的水压符合承诺的标准。进一步检查发现水箱破损,曾经修补。但是,水箱是不锈钢材料,太薄,只能补焊,无法根本堵住漏洞。“要想根本解决问题,只有更换水箱。换同样大小的水箱,估计需要1万元左右”。

  居民们不解:现在都抄表到户了,水箱出问题,水务集团为什么不管?潘先生解释说,抄表到户只是改变了收费方式,并不能改变楼房供水设备的产权属性。根据《武汉市城市居民住宅二次供水管理办法》规定,由建设单位自行组织建设的供水设备,在移交供水企业前,由产权人或者其委托的运行维护管理人负责运行维护管理。

  社区:准备“多条腿走路”解决问题

  历下刑警三中队教导员王小兵说,得手后,两人将红色挎包扔进了垃圾箱,拿走了里面的1700元现金,“后来他们才知道,那个被扔掉的红色挎包价值七万多元。”

  目前,涉嫌盗窃的两人已被历下警方刑拘。(记者 尉伟)

  这栋楼所在的袁家社区书记孙建云告诉记者,这是一栋老房子,开发商现在也不管了。社区准备“多条腿走路”,设法解决居民用水难问题。一是按水务集团的方案,对整栋楼供水设备进行全面改造,可能费用较高。二是由社区出面找一家专业公司,恢复抽水泵房。三是如果有住房维修基金,则启动这一基金。另外,社区有一笔专为社区建设的惠民资金。

  她说:“我们初步有这些想法,但都必须征得全体居民同意才行。因为这里的居民构成比较复杂。租户是否同意?3楼以下有水用户是否同意?我们心里没有底。” (记者王平)

内容搜集整理于申博官网,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