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兽皮痣”小男孩病情引关注 医院因过失被判赔偿5万

17/10/11

四川“兽皮痣”小男孩病情引关注北京专家抵蓉会诊

医疗团队正在对小男孩张秦铭展开初步治疗。 钟欣 摄

    王某因腹泻住院,由于医生未及时进行相关检查且用药也不够慎重,最终致其死亡。近日,通州法院一审判决,医院赔偿死者家属各项损失55000余元并承担鉴定费用。

    2012年,王某因腹泻到通州区某医院就诊,被诊断为急性肠炎并住院输液。输液后,王某病情未好转且加重,当天便因抢救无效死亡。

  成都12月15日电 (张浪)以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466医院皮肤胎记科主任白凤翔为团长的专家会诊团抵达四川,立即赶到仅一岁的“兽皮痣”患者张秦铭入住医院进行会诊,并于15日在西南华西胎记疤痕研究院对小患者做初步治疗。

  在观察和进一步了解了张秦铭的病情后,白凤翔告诉记者,张秦铭的病情现在看来已经很急迫,全身三分之二的面积已经布满罕见的“兽皮痣”,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继续扩散,直至全身。治疗起来还是很有难度的,因为张秦铭这样的病例,在全国范围内还是很罕见的。不过好的方面是,张秦铭年龄还小,治愈的希望很大,他会并同专家组一起对张秦铭的治疗展开论证,并由他亲自来为张秦铭治疗。

  小男孩张秦铭家住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患的“兽皮痣”,是一种皮肤先天性黑色素细胞肿瘤,在新生儿的发病率是两万分之一。张秦铭出生后不久,其脸上、颈部、手上、背上、臀部、大腿便出现一些黑色的斑块,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斑块越来越大,还长出黑色毛发,皮肤也越来越粗糙,看上去像是动物的皮毛。张秦铭的父母家境贫困,四处求医,花光所有积蓄,就连50多岁的爷爷为了给其治病首次踏出家门赴广东务工。一直未放弃治疗的父母因在一个亲戚的介绍下,带着孩子来到成都这家医院请求帮助。

  白凤翔介绍说,之所以这么快时间就决定先为张秦铭做第一阶段的治疗,一是因为张秦铭的病情已经不能再等,二是该院不论从硬件还是软件方面,都足够满足为小秦铭治疗的条件。对于张秦铭的第一阶段初步治疗,白凤翔说,会先从明显的部位,比如脸部,手部先开始治疗。

  据介绍,治疗步骤计划分三步。第一步用用四维动态皮肤检测仪,测出真皮层色素细胞厚度、密度值、正常色素细胞与异常色素细胞交织度等等,以便正确地判断下一步治疗方法。第二步,医疗团队根据皮肤检测的报告结果,采用多维纳米电磁导光波或者多维螺旋色素层析凝固患处的血红蛋白,治疗时间据病情而定。第三步,采用军研纳米光波消融术,对患处进行治疗。(完)

    鉴定机构认定,医院对王某的诊断并无过错,王某原发疾病及自身体质等自身因素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王某既往有哮喘史,年龄较大,医院对疾病认识不够,没有进行相关检查,治疗用药不够慎重,可能对王某的诊治产生不利影响。法院据此认为,医院对王某的诊疗行为存在一定的过失,该过失与王某的死亡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对因此给王某的亲属造成的损失及精神痛苦,医院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具体赔偿比例酌定为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