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曦旧将绝杀广东男篮 俱乐部亏损因球员支出过高

17/10/11

  昨天,曾随同曦在NBL夺冠的朱彦西再次成为英雄,他命中一记补篮绝杀,帮助北京队以107:105加时战胜广东队,总比分3:1淘汰对手,和辽宁队会师CBA总决赛。

  第一节,广东队小后卫拜纳姆就受伤离场,在后面的比赛中,他们不得不以单外援应战。尽管如此,广东队仍打得很顽强,在落后十几分的不利局面下后来居上。这一次,又是马布里救了北京队,他在第四节还剩7秒时强行出手三分命中,将比赛拖进加时。

  聚焦足坛限薪

  中超又要限薪了。自从18年前足协开出一纸限薪令以来,已经很难记清楚这是第几次了。只不过,限薪令没有一次收到实际上的效果,与足协的初衷背道而驰,倒是催生出了遍布中超的阴阳合同。一个行业,需要一些规则来维护共同利益,但表面文章永远不能落到实处。

  加时赛中,马布里继续一个人的表演,他连得9分,将比分扳成105平。北京队得到了最后一击制胜的机会,可惜马布里三分弹筐而出。就在大家都以为比赛将进入第二个加时的时候,朱彦西斜刺里杀出,在终场灯亮之前将球点进篮筐。北京队绝杀晋级,整个五棵松篮球馆沸腾了!

  朱彦西昨天拿下13分,在北京队本土球员中得分最高。在加时赛关键时刻,他不仅飞身救球助攻马布里扳平比分,还顶着5次犯规防得易建联走步。2012年,朱彦西在总决赛中发挥出色,帮助北京队首夺冠军,他也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包揽CBA和NBL冠军的球员。

  限薪,一次又一次

  职业化令足球运动员成为中国体坛率先富起来的一群人,不过,这么多年来,中国足协也一直没有停止过打压与限制。早在1996年,足协就曾下发限薪令,规定甲A球员基本工资上限为每个月800元。这是一个极其可笑的规定,当时,普通工薪阶层月薪基本上也可以达到七八百元。

  两年后,足协再发条款,规定甲A球员月薪不得超过12000元,教练月薪不得超过18000元,球队赢球奖不得超过40万元,平球奖不得超过15万元。看上去,这似乎与时俱进了,但面对正处于巅峰时期的甲A行情,足协依然缺乏“想象力”。限薪令实际上始终没有很好地被执行,最核心的一点就是,足协并没有找到症结所在。

  等到2003年,足协在草拟中超球员工资标准时,除了针对不同年龄段的球员工资做出具体规定外,还要求俱乐部每年支付一线队教练、球员的工资总额不得超过营收的55%。根据中超准入标准,俱乐部每年的营收应该达到3000万,也就是说,球队薪资不能超过1650万。 2006年,足协又严格限定,球员年薪不得超过100万元。

  其实,俱乐部投资人愿意给付球员多少工资,完全是他们自己的权力。在不该管的问题上,足协总是不肯放手,结果只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2006年申花与联城的上海德比中,前者开出了百万奖金,后者更拍出了50万美元。在当时,折算成人民币超过400万元,被媒体形容为“史无前例”。该场比赛结束后,足协又向各俱乐部发文,要求不得以各种形式发放巨额奖金,必须严格执行足协的相关规定。

  这不过是无用功罢了。不过,足协提出要把球队薪资与俱乐部营收挂钩,总算是把对了脉。联赛要想健康发展,首先需要俱乐部都能健康发展。为了成绩不计成本,终归不是长久之计。足协同时规定,一旦俱乐部欠薪超过3个月,球员有权自由转会。

  变异,催生阴阳合同

  尽管一道又一道限薪令从来没有被真正执行过,但在表面上,俱乐部终归要服从足协。阴阳合同应运而生,并逐渐广为人知。这为日后的很多纠纷埋下了伏笔:因为足协只认俱乐部提交给他们备案的那份合同,当俱乐部在限薪令之外给付球员更高额度的报酬时,足协毫无办法。同时,一旦球员与俱乐部之间闹出欠薪纠纷,也往往成了无头官司。

  阴阳合同始发于1997年的前卫寰岛,泛滥于2003、2004的甲A与中超交接时刻,更于2006年达到一个高潮。为了留住或吸引优秀球员,过度追求成绩的各俱乐部不约而同出此下策。

  最近的例子,就是今年年初的刘健转会案。《中国青年报》如此评价这一纠纷:中国足协之前出台的极其可笑的限薪令,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中超俱乐部与球员签订“补偿合同”。而中能最终之所以受罚,并非他们违反了足协关于限薪的规定,而是被判定存在造假行为。

  在中国足协备案的合同中,球员年薪可能只有数十万,私下里签订的补充合同时,这个数额却有可能变成数百万。刘健在本人微博上贴出的两份合同扫描件印证了业内人士的说法:在中国足协备案的合同规定,他的年薪为80万元,另有绩效工资20万元,另一份合同中,年薪则为260万元。

  这在中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且普遍存在于很多俱乐部中。在俱乐部与球员合力规避足协规定的同时,也留下了一个又一个隐患。当出现欠薪问题时,球员是无法要求足协根据补充合同来保护他们的权益的。各俱乐部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无论资金如何困难,拖欠备案合同中规定的薪水都不会超过3个月。至于另一份合同,违反个一年半载都不稀奇。

  动向,新一轮限薪

  对于阴阳合同的问题,足协早就心知肚明,只是不想去管,也管不了。实际上,这也确实不是足协该管的事情。毕竟,在市场化的职业赛场,供求关系要比行政指令更有影响力。不过,在恒大的带动下,中超市场越来越疯狂,从长远发展来看,已经形成了巨大的威胁。

  网易发布的调查数据表明,虽然中超各俱乐部营收普遍大幅提高,但亏损情况却日趋严重。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球员薪资支出过高。优秀的本土球员转会费几乎与高水平外援相当,年薪更是连续翻番。这自然受到球员欢迎,但在客观上,却大幅增加了俱乐部负担。倒退10年,每年一两个亿的投入几乎可以夺冠,现在,却只能用来保级。

  日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中国足协副主席魏吉祥透露,足协正在研究球员限薪问题。又要限薪,说明足协已经认识到,任此发展的话,中超早晚会走到崩溃的边缘。不过,限薪终归是违背市场规律的,更不是足协可以干涉得了的。他们更需要做的,是严格执行准入标准,严格审核各俱乐部的财务状况。魏吉祥也说,要避免资金不能长期支持的俱乐部中途退出的这种情况。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隋海涛

  足协限薪史

  1996甲A球员基本工资上限为每个月800元。

  1998规定甲A球员月薪不得超过12000元,教练月薪不得超过18000元,球队赢球奖不得超过40万元,平球奖不得超过15万元。

  2003足协在草拟中超球员工资标准时,除了针对不同年龄段的球员工资做出具体规定外,还要求俱乐部每年支付一线队教练、球员的工资、将近总额不得超过营收的55%。根据中超准入标准,俱乐部每年的营收应该达到3000万,也就是说,球队薪资不能超过1650万。

  2006足协又严格限定,球员年薪不得超过100万元。

  2014

  中国足协副主席魏吉祥透露,足协正在研究球员限薪问题。

  数字

  4000000

  2006年申花与联城的上海德比中,前者开出了百万奖金,后者更拍出了50万美元。在当时,折算成人民币超过400万元,被媒体形容为“史无前例”。

  200000000

  倒退10年,每年一两个亿的投入几乎可以夺冠,现在,却只能用来保级。

  阴阳合同

  关键词

  刘健在本人微博上贴出的两份合同扫描件印证了业内人士的说法:在中国足协备案的合同规定,他的年薪为 80万元,另有绩效工资20万元,另一份合同中,年薪则为260万元。

  马布里此役拿下全场最高的38分,他的关键得分一次又一次地拯救了北京队。

  (记者 林强国)

  声音

  "要防止高度市场化,你比如欧洲五大联赛的英超、法甲、意甲等等,就出现了联盟与协会之间的矛盾,大家知道英超的高度市场化就导致了外援没有限制,英格兰队的水平出现下滑的状态,其实,意大利也是如此。所以,我们学习德国,那么在职业联赛高度市场化的条件下,怎么跟足协的行业管理监管机制紧密结合起来,把国家利益和市场化有效处理好。另外,还有运动员的限薪以及整个比例过高支出的问题,我们也正在积极地研究之中。最主要的还是加大市场开发,包括电视转播权、降低成本。 ” ——魏吉祥

内蒙古11选5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